电影巴黎圣母院狂收143亿日元,日本的年度冠军片,新海诚不愧是卖座福将SUM电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

《天气之子》是新海诚导演票房口碑双丰收的一部电影电影巴黎圣母院,2019年上映之后,在日本的票房成绩已经突破了143亿日元,登上了2019年票房榜首的位置,这也是继电影《你的名字。》后,日本三年来唯一一部突破电影巴黎圣母院了“百亿大关”的本土影片。


观众们在欣赏它奇幻浪漫的爱情,美到极致的画面呈现背后,电影对于现实生活的真实映射,对于都市边缘人群的人文关怀,和观众朋友的共鸣共情,也是其成功的主要因素。


01,极尽真实的都市还原

前苏联电影艺术家普多夫金认为,电影区别于绘画,音乐,雕塑等艺术形式最重要的一点,是电影能够充分地表达现实世界中的一切复杂内容,能够鲜明地解释各个现象之间的深刻联系,能够明确的反映细节,反映包罗细节的整体。


影视剧较为重要的一点,是客观而具体通过各种艺术手法来映射真实生活,让观众有所启迪。


新海诚出电影巴黎圣母院生于上世纪70年代,电影巴黎圣母院他的青少年时期,见证了日本经济的高度发展,在他的动画作品中,无一不张扬着自己都市的繁华和熙攘,他的作品并非只是单一的传递个人的表达,更多的时候是传递一个时代的声音,他的作品,苛求真实。


相比较宫崎骏的魔幻风格,新海诚的动画作品大多模拟的是真实生活中的都市影像,包括场景,建筑和画面质量,在创作电影之前,他都会去合适取材的城市角落采风,用模拟照相机的方式,对采风来的每一个照片进行修改,美化和创作。


在他的影像中,画面呈现和真实的场景接近度高度90%,新海诚在营造立体动画影像的同时,也通过了都市中真实的“倒映”增加了和观众的共情。


在《天气之子》中,东京的建筑物,街道,并不是随意描绘的,而是根据东京的街景进行1:1高度还原的。


比如,在电影中,展现阳莱生活的废弃大楼,阳莱在这里祈祷晴天,其实是位于涩谷区的“代代木会馆”。在现实生活中,这一栋建筑是一栋废弃楼,被夷为平地。


故事中有这样的一个桥段,阳莱为了满足客人们的放晴要求,自己和帆高走遍了东京的涩谷、台场和新宿,还登上了展望台“SKY DECK”,以祈求东京的烟火大会能够顺利的完成。


然而,这些场景并不是作者随意杜撰的,而是做到了最真实的还原,在电影上映前夕,还有东京的新宿JR车站配合宣传,站台出口命名为“天气之子口”。


站台的对比照片


这些真实的场景呈现,几乎是观众们生活的真实地点,贴近了都市生活群体心中的幻想和意境,为电影增加了更多的真实性,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共鸣。




02,绚丽光线烘托人物情感

在二维动画作品中,想要呈现出立体而生动化的效果,利用绚丽的光线是常见的一种手段。


恰当的光线使用,可以给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,达到以假乱真的结果。


都市的绚丽色彩和唯美光线是新海诚电影中的情感落脚点,在他的动画作品中,都市色彩的呈现极尽绚丽。


在电影《天气之子》中,主要色调有三种,分别是白色,蓝色和粉色。


门外,大雨磅礴,溅起了一圈圈白色的涟漪,而帆高则穿的是白色的衬衫,蓝色的长裤,而阳莱穿的是粉色的裙子,新海诚利用移动的光斑和光晕效果,呈现出了多元化的视觉场景,在光与影的交汇中,呈现出一种富有层次感的美。


第一个场景。


晴女阳莱邀请帆高一起来到自己的房间去火锅,雨过天晴的欣喜,温暖柔和的灯光,饶有生活的场景化展现,将两个人在邂逅之后,敞开心扉的悸动呈现的淋漓尽致,同时,也借助窗外的光线呈现出了一种温暖的氛围。


让观众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人物的情感。


第二个场景。


帆高得知晴女消失之后,东京又陷入到了阴雨不断的境地中,他疯狂的去寻找阳莱,伴随着轰鸣的雷神,他穿过一条条火车轨道,身边的电线杆一字儿的往后“退”。


透过了光线,一条条走过的“路径”痕迹,将帆高内心的焦急,无助和失望展现了出来。


03,都市边缘群体的人文关怀

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:“艺术的最重要方面就是要寻找引人入胜的情景,寻找可以展现心灵的深刻而重要的旨趣,和真正意蕴的情景。”


人文关怀是影视创作的灵魂,受众的多少,票房的数据并不能成为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唯一因素。


电影艺术依赖于大众需求,从它诞生之日起,就注定不可能成为单一的只为少数人服务的孤芳自赏,更多的是展现普世情怀,展现人的情感和伦理世界,展现普通老百姓的真实生活际遇,并达到以偶然昭示必然,以微观昭示宏观的价值和意义。


在《天气之子》中,男主角帆高和女主角阳莱都是属于社会中的边缘人群。


高一的学生帆高离开家乡来到了东京独自闯荡,然而,现实生活中的就业难题让人感到了无助和落寞。他吃着快餐店最便宜的玉米羹,休息在网咖,现实的压力和窘迫让自己捉襟见肘。


这时候电影中出现了一个细节,帆高从来压着泡面碗的一本书叫做《麦田的守望者》,这一部书也是新海诚的有意安排,书中的主人公霍尔顿·考尔菲德被离开学校之后,独自来到了纽约闯荡,并不完美的闯荡之旅让人看惯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与委蛇,愤怒和焦虑这两种感情构成了一个16岁少年的内心世界的最重要情感。


霍尔顿·考尔菲德的遭际和男主角帆高的遭际如出一辙,我们也能够从这个细节中,窥探出新海诚的情感寄托。


不仅是帆高,包括和帆高相处的失业女青年,丧偶的大叔等等,他们都是处于都市边缘徘徊的青年,看不到未来是什么样子,在寻找心灵寄托的同时,也充满了无助和落寞之感。


在《天气之子》中,我们看不到那些极尽绚丽而魔幻,超脱真实世界的呈现,甚至还带有一丝的阴冷和讽刺,不管是东京城的阴暗角落,还是不为人为的压力和无助,都积极真实的还原了现实的生活。


观众们跟随着男主角的不安和无奈,一起去追寻探索未知的前途,在东京这一座大都市中,寻找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归属和落脚点。


人人都有落魄的时候,而快餐店服务生阳莱的雪中送炭,一饭之恩,便成为了帆高“最好吃的一顿饭”。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微妙,在别人潦倒的时候,拉他一把,也许,将会得到更多的回报。


这些具有人文关怀的呈现,让观众感同身受,得到观众更多的拥趸和共鸣。


04,最后的话

新海诚导演立足于当下,坚持从真实的生活中取材,用镜头记录下了一个个城市中的角落,真实的模拟了生活中的细节,诉说着都市的温情和关怀,用这些特殊的镜头展现了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,对于都市边缘化人群有着特殊的关怀和心灵上的引导。


在这部电影中,没有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,没有激烈热血的动作打斗,却能够润物细无声一般的直入观众内心,让观众在观影中得到一种心灵上的寄托和归属,达到思考人生,时空,距离的感叹和体验。